一、視覺─眼球往上,回憶畫面或創造畫面



以下用連續畫面來說明三種眼球模式。用的主角是鈴木保奈美,她在日劇「新聞女郎」(也有譯為「新聞女主播」)中飾演主播麻生環。例一是她被電視台解職之後,在另一小地方社區有線電台工作,期間完成的作品參賽得到報導大獎,而頒獎地點就在把她辭掉的原來的大電台。麻生環正在幻想著回去上台領獎致詞的風光。





當聽到要回去電台領獎。頭和眼睛都往上──進入影像。

(想到電視台的場景)







眼睛持續往上。仍在腦海裡看到那豪華風光的場景。







眼睛往右上方──創造與建構新的畫面。

(應是進入她在領獎和致詞的畫面──而這是未來的,所以有創造的眼球方向。)



請注意了,最後一張圖片她的頭偏往右邊。這是個創造方向。若你在連續快放開看這三張圖,就會很清楚地看到,她的頭由偏左上方移動到偏右上方。等於是逐漸地由內在畫面進入創造新畫面(回到以前工作的電視台的場景──看到自己在未來頒獎那一日上台的景象)。頭偏一邊想事情是很多人會有的習慣,通常是進入內在的影像檢索。小朋友最容易看到這個現象。若是問他一個很難,得去多思考的問題,會看到小孩子常會頭偏一邊在想。他如果頭偏往過去記憶區(多數人是在左邊),則表示他在回憶檢索過去的記憶畫面;若他偏往創造區,則表示這問題對他是新的,沒想過,或者較沒有過往經驗,而他得去創造一些畫面的。



(你可以試試看,問一個人,上週日到那邊玩;再問他下個月的週末打算去哪裡玩。通常這兩個問題就會區辨出不同的眼球動向。)







二、聽覺─眼球在中間或偏左右邊,回憶聲音或創造聲音



例二:

前情提要(越來越覺得自己像娛樂新聞的主播了):麻生環在擔心自己是不是懷孕──結婚後沒幾天她的丈夫就車禍身亡了。所以現在正在算日子和次數。數算有關數字方面的內在過程滿多人會用內在的聽覺(就是心裡頭在數嘛,一、二、三、…,你自己試試看。)(另一類經驗是在內心記電話號碼,或聽一首歌等等,通常就會眼睛在中間或偏兩邊閃。)





開始了。她有些擔心。

眼球往下。從她的嘴型和臉龐,也知道她在開始要數算─進入專心的數數字的狀態。







眼球在中間。

右手也屈指在算。眼睛有點偏左──回憶過往的次數,計算…心裡有數算的聲音。(『一次、兩次…還有那次很糟糕的不算…;再一次…』)







眼球繼續往左邊數算。

有些偏左下方,就是內心對話區。當回憶數算時,也開始有些內心的自我對話的聲音。

(『咦?還滿少的嘛~!我前夫實在不行…?』)







注意了,眼睛往右邊,是一個創造的聲音區。代表要數完了。要產生一個數字(有一個新的聲音。)(或是內心有個新的語言聲音)

(『十八次!!』)







這個畫面沒啥意思。連續動作就讓它有頭有尾吧。兩個人都努力在數。

我只是不明白,那個歐里桑律師又不知道他們的閨中情事,幹嘛也在數?



好,我們看到了數數字時,內心是有聲音的,而眼睛會在中間位置,乃至左右邊掃瞄的情況。

通常數算會有這種左右邊閃的情形。若是由影像來檢索,眼睛也常會往上而且左右邊閃。例如:練習看看,找出來你住的地方,共有幾扇窗戶?



(怎樣?是不是眼球會有左右邊的移動呢?傾向用影像的人就會左上右上的走喔!)



這邊讓我插播一個別的,也是一個在數算有關的心理歷程,但眼球模式不太一樣。擺在這裡讓大家研究研究、參詳參詳。

這是大家都很熟的庶務二課裡的女職員

前情提要:他們庶務二課搞的一個紕漏。有個公司職員的體檢表弄髒了辨識不出來是誰的,只知道是男性、血型AB型。她正在想,公司裡頭,有哪些人是符合這條件的。





眼睛往左,聽內心的聲音。

(『男性、AB型…』『有哪些人呢?』)

頭也偏左下,跟內心自我對話有關。







眼睛持續在中間些微偏下,往前方延伸無焦點。

仍在想是哪些人。

(用聲音思考的型態)







眼睛又偏左邊。(有些偏左下)

從嘴型也知道她在

內心自言自語,在說或是數算是哪些人合乎這條件。







再度往下。

仍在心中忖度是誰?

還在數算。(配合她的嘴型就知)

(所以持續是以聲音、自我對話來進行數算和檢索)







注意了!雖然頭沒抬高,但是眼睛往上了。她有了一些特定的人選。

剛開始想到,是以影像畫面的形式在她內心出現。可以說她心裡有個人或有些人的模樣了。







配合上張就知道,她已經明確找到了。有畫面影像。

上張的嘴微開──在展開新的思索,用畫面;這張的嘴型比較定,眼神也較定。心中的影像更明確了。



你看,一樣是數算和尋找,上面鈴木保奈美眼球多往中間左右,偶而往下。而這位京野琴美則是多往左邊和左下(單純的在心中用聲音──自己說話的聲音,來想、回想、找一些公司裡的人名),最後眼球往上則是有畫面(心中浮現一些可能的人選的樣子)。我們將再多說一點有關嘴型所提供的線索。事實上NLP認為人的內在神經系統的變動是可以從外表的生理指標上觀察得到的。包括膚色的變化、下唇的厚度的改變、肌肉的鬆弛與緊繃等;另外還有聲音的音色音調速度之改變等、及呼吸的深淺位置和速度等…都提供了很豐富的線索,來告訴觀察者,這個人內在發生了什麼。



(而一個經驗足夠、訓練良好的NLP執行師或催眠治療師就是很能夠掌握這些線索而給予適當的引導介入。)



相較之下,眼球動向提供的線索反而是最明顯的。別的單元將會提供一些運用眼球動向的觀察可以做的事情。包括人際溝通、教師的教學與輔導、銷售領域等。會有一些我個人經驗過的案例,或帶領的學員所報導的他們的實務運用。如果回到嘴型的線索,在這六張圖中,第一張是開始入神去想,進入聲音的管道──她的能量焦點比較在耳朵、聽覺,內心是在聽聲音。第二張到第四張則是在進行聲音、內在語言─自己跟自己說話,她的嘴好像也在數算。第五張開始進入視覺,這時她的能量焦點在上部──眼睛與額頭,此時她的嘴就比較鬆弛。回憶一下你個人或別人在想事情,跟影像畫面有關的,是不是嘴唇會鬆開些?(特別是發呆在幻想畫面時,是不是看起來會面呆呆,口鬆鬆,要小心口水流下來那樣….?小朋友入神地看卡通節目時,會有這種情形)當能量焦點往上(視覺影像)時,嘴唇肌肉會鬆弛些。反過來,能量焦點在下方(內在感覺)時,嘴唇肌肉的緊張感是不同的。請回去看前四張到第五張圖片,在嘴型方面的變化是很明顯的。



再多看一個單純的聽覺管道的連續圖片,特別情商鈴木保奈美擔綱演出。我們先看照片之後再來一點點說明(但我想你應該看了就明白,應該已經很容易可以分辨了)。

這一段是麻生環在和社長在說話,提到這小小的社區型電台以後的發展方向。麻生開始想了….





在想事情,眼睛在中間,好像無焦點。

心裡在想事情,沒有影像或是感覺。是一種偏向中性的、用語言的思考歷程。







眼睛偏左邊──開始有裡面的聲音,偏向用語言聲音來想。

左邊的聲音檢索提供給她一些念頭







繼續在左邊的過往聲音中檢索──繼續想。更專注了。她的嘴型比上一張更緊張些(表示快想到了,快鎖定了。)

上一張嘴的鬆弛代表開放的搜尋資料,專注。







想到了!要『增加客數』。這時眼睛往右邊,是一個剛建立好的、創新的想法出現了。

也是由聲音的管道──裡面有聲音說『要增加客數!』這想法是新的,以前沒有過。







好!眼睛又回到中間,而且眼神有些偏下。是一個決定的眼神狀態。

是一種已經定案了的想法和感覺。

(通常『決定』和『完成』的狀態會回到觸覺區)







三、觸覺─眼球在下面。往左或往右,內心對話或感覺觸動

我們來看保奈美的三個淒婉動人的畫面。都是跟內心感受有關。首先這三張連續圖片,一看就很清楚是心裡難受。





眼睛有些往下,有些往右。表情呆滯,但內心正在感受….







表情凝重了。眼睛持續是在偏下偏右。

但眼神比較無焦點。

(事實上是進入裡頭,眼神往內,內心更進入那感受…)







好了。心情不好時

(委屈、難過、感傷…等),頭會往下。嘴唇、下巴也抿緊。眼睛當然是往下往內的。



再來下面這是另一個場景,麻生環有些內心的感受...

直接說劇情吧。麻生環因為揭發他們電視台的高層利益輸送等不法情事,要被辭退。離開時,有人跟她說祝福之類的話。





眼睛直視對方,謝謝他。







繼續…….

(對了,上一格說明時我忘了說,那個高層的搞利益輸送是發生在日本。不是在台灣。)(台灣的不會那麼容易被揭發)







話說完了。還在看對方。為什麼呢?

因為我採用高速快照的方式,事實上這三張間隔不到1/10秒。速度是很快的。







嗯,說完了謝謝,眼睛自然地往下。有些心情。嘴也抿起來。

當眼球往下時,跟內心感受接觸。不過是偏左下──有些內心對話喔!







頭再更低一下。眼神仍在左下方。嘴吧抿更緊。

有內心對話──事實上麻生環有些心裡話沒有說出來。

(被辭不爽,心裡正在碎碎唸呢!)



最後這一個連續畫面就是我們麻生環哭了~!





眼神在右下。

有內心感觸。







仍然有內在感觸。

有點哽咽感,深吸一口氣。







眼睛再度往下。

淚水要出來了。







…(對不起,我也評論不下去了….)

(……)

(咦?手邊的面紙用完了…)







好!振作起來!(這是我對我自己說的。)

最後她又眼睛往下偏左,開始有些內心的對話了。自己開始在想些事了。



是不是更有概念了呢?



原文轉載自http://hypnosis-and-nlp.com/



文章作者:凌坤楨


swallow76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