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塔羅

塔羅牌,作為現代社會算命文化工具之一,來自於西歐社會透過吉卜賽人流傳在市井小民之間,作為日常生活獲得啟示的圖卡。現在我們知道的最早一副塔羅牌,傳說是歐洲15世紀中葉的義大利,一位名為Bonifacio Bembo的藝術家,為米蘭Visconti家族所繪製的一套卡。



然而,真正塔羅牌的起源眾說紛紜,有來自古埃及莎草紙卷中的『托特之書』( The Book of Thoth )、中國唐代葉子戲(後面演變為麻將)、古印度濕婆神之妻(Durga、kali)、希伯來的卡巴拉占數學等等,總而言之,塔羅牌是整合人類古代多元文化的智慧,以神話傳說、符號象徵、圖騰,並且具有結構性地(大祕儀、小祕儀、風火水土元素)圖卡。



使用塔羅牌尋求啟示者,又稱為「巫」,象徵具有與天地溝通連結的能力,透過特定的占卜、法術儀式,解讀抽象的象徵圖騰、文字、密碼、符號、排列、徵兆等等,以達到獲得啟示的使命。因此,君主必須透過巫的認可來得到合法性政權,例如亞歷山大入埃及時,特別到西瓦綠洲的阿德蒙神廟求取神諭,宣稱自己是阿德蒙之子,因此是埃及的合法統治者(蒲慕州,民87),同樣的,在中國的每一個王朝,皇帝也稱做「天子」,就是其政治權力是直接由上天賦予的意涵。每一個王朝都有祭司代替君主進行對於上天的祭祀儀式。換句話說,我們可以理解,塔羅牌在人類社會文化中其實就是一種溝通工具,在前現在社會主要是「巫」、「祭司」這類神職人員賦予君主政治合法性,而尋求上天啟示的工具之一,而對於普羅大眾則是在宿命論的基礎上進行個體對未來開展的探求指引。



現在社會,我指稱的是工業到後工業社會時期,儘管尼采宣稱上帝已死,某種角度來看,科學發展已經成功地操縱自然,並且更加深入社會文化層面,企圖以理性化、可驗證的實證科學全面對於古老算命文化進行「除魅」工作。儘管在政治上已然走向民主制度去除「天賦皇權」的概念,宗教、巫術領域失去統治的合法性與正當性,然而,此「除魅」工作卻並未在普羅大眾生活中真正遭到去除,反而是轉向另外一種論述(心理學論述)持續存在,對於人們經歷內心困頓和生活迷惑之處,仍然具有古老智慧延續性的啟示功用。而普羅大眾尋求「巫」解讀塔羅的互動,在現代社會則延續,並且「巫」更進一步轉換成為新一代的專業技術階級:諮商輔導者、社會工作者,以社會心理學論述取而代之,放在理性的範疇下進行理解,目前看起來這似乎為社會心理科學對於塔羅的「除魅」。



於是,塔羅在現在社會科學被當成客體研究,心理學嘗試理解塔羅圖騰的神話故事、象徵和隱喻,從心理學大師容格開始有系統地整理和理解世界古文明的宗教圖騰與象徵物,發展出「集體潛意識」學說。「集體潛意識」是存在於每個人類心靈潛意識的區塊,它連結了集體人類文化的象徵,因此,不同種族、地理、文化的人們,往往會出現相近類似的象徵意象和情緒感受,因為容格觀察到不同文化所崇拜的圖騰有反覆出現的主題,例如蛇的崇拜、男性生殖器崇拜、圓的象徵等等,是跨文化的出現並且人們之間可以進行溝通,產生連結的之感知,並理解出相近的意義感。



因此,塔羅牌除了原始的結構和牌意(大祕儀和小密儀的神秘傳統故事)之外,以容格心理學來看待塔羅,更能夠深入理解其中圖騰、象徵物和任何意象連結的心理意義,因此我們能夠以心理學的語言來使用塔羅牌,在心理學的框架下進行助人工作。如此,所呈現的塔羅解讀方式是炯異於傳統「巫」的方式,那是因為兩者(治療師和巫)所使用的論述差異的緣故,治療師採用容格心理學、詮釋學、身體心理學、社會工作學等等思想論述來工作;「巫」使用的是傳統神秘學、原始牌意和知識來進行解牌。也就是說,我們所關注的焦點不再是傳統塔羅命題的宿命觀、天命、旨意的議題,而是關注於我們的社會生活和內心潛意識投射,透過塔羅圖卡上的象徵符號,以語言詮釋來進行敘說、對話和理解,進行一種與傳統占卜不同的過程,但是仍然對於個體生命開展是具有啟示性的。

這種有別於傳統占卜的方法,我稱之為「塔羅隱喻」。



1.2隱喻

隱喻是人類語言使用的語法之一,透過不直接說出指涉的事物,經由「媒材」來彰顯原本的語意和主體意識。隱喻的媒材可以是創造性、活潑地、不受任何限制的語言和符號,只要是能夠透過溝通和感知的表述即可。例如,中國古詩詞常以月亮的圓缺變化來隱喻情侶間的聚散離合「月有陰晴圓缺,人有聚散離合」;「月是故鄉明」來隱喻思鄉之情;西洋十二星座以十二種人物、動物的自然特質來隱喻人們多樣性差異個性,例如金牛座的人傾向於鑽牛角尖、固執,處女座的人具有少女般心思細膩、活潑洋溢的特質等等。



在心理治療歷程中,隱喻觸及個人生命經驗、原型、意象,形成自我感與生命故事的詮釋理解。隱喻媒材使用具有豐富象徵圖騰的塔羅,不僅我們可以在俗民文化脈絡下進行心理治療與理解,同時亦能學習與體會如何運用故事、神話、投射、敘說和詮釋,來獲致一種與是傳統算命獨斷性占卜完全不同的論述。相對而言,塔羅隱喻在心理治療的開展,更會具有治療、賦權及重構的深刻意涵。



由於我們是治療師而非占卜者,因此在團體中的工作取向,比較是強調「敘事」的理論與技巧,融合隱喻與象徵,進行生故事敘說與詮釋循環過程,也特別採納「易經」陰陽辯證與「榮格」心理分析的角度,以及古印度文明「氣卦」(Charkra)的概念,呼應身體、情緒、認知層面的自我覺察與自我療癒的力量;並且,透過傳統中醫與身體心理學,也展現出不同於DSM IV對心理病理診斷的文化假設。



總而言之,我們將可以初步體驗到塔羅隱喻,在其中探索自我,並且用來尋求日常生活中困惑事件的啟示。



參考書目

畢恆達(1996)(詮釋學與質性研究),《質性研究---理論、方法及本土女性研究實例》,台北:巨流圖書公司。

蒲慕州(1998)。通天人之際:古代西方的占卜術。歷史月刊,126,57-62。



本文作者:ivyccnalini 印度薄荷

文章來自:陳則茵(塔羅隱喻講座/淡大講義2007) 引用請著明出處



http://tw.myblog.yahoo.com/nalini-prem/article?mid=968&prev=-2&next=-2&page=1&sc=1#yartcmt

swallow762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